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接触到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拜恩微微一愣,根本不知道百斯特具体说的“截然不同的世界”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带自己前往灵界?

百斯特随意挥了挥手,周围的仆人们立刻都整齐地退去,狮子家族的仆人大多是连续几代人侍奉他们,忠心且训练有素。

百斯特缓缓从沙发上起身,来到这间房间里的一面落地长镜子前,开始念念有词。

不多时,落地镜子里居然浮现出种种奇异的光线,仿佛有极为奇异的迷幻效果,拜恩的脑海瞬间浮现出一种难以抵抗的痴迷,许久后才从中摆脱。

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镜子前,而在镜子里显露出的居然不是自己的身影,而是一片茫茫然的雪白颜色,仿佛皑皑白雪。

镜子?

突然间,拜恩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因为他记起当初金先生死的时候,地上就有大量碎裂的镜子,而随后的两个狮子家族的支持者也是如出一辙的死亡场景!

刚才要是百斯特子爵想要杀死自己,如今的自己也已经稀里糊涂地被诱惑到镜子前死去了!

拜恩自觉已经很沉稳,神色上没有暴露内心的想法。

可他还是听见百斯特面无表情地在一旁点头承认,语气十分淡然地说道:

“你猜测的完全没有错,金先生确实是我亲手杀的。”

拜恩沉默无言,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倾听百斯特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中年人的声音十分冷漠地说道:

“是他先背叛了我,还有我的家族,而另外的两人也是狮子的出卖者,在旁人看来是狮子家族的人接二连三的出事,可只有雄鹰家族很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明白了,背叛者自然该死,百斯特子爵大人你确实做得没有错。”

拜恩点了点头,发自真心地说出这番话语。

其实换做是他也绝对无法原谅叛徒,更何况是背叛家族的人。

不过内心深处他也有点难受。

虽然不知道金先生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但拜恩却把他当成半个朋友,完全没想到金先生最后是以一个叛徒的下场被清理。

“走吧,和我上山。”

百斯特也不想多聊这件事情,突然从手上戴着的戒指里拿出一张纯白面具递给拜恩。

“上山?”

疑惑不解的拜恩将它拿到手后,皮肤接触的部分有所感触,顿时感觉到它的材质十分类似炼金评议会那种由炼金术制造的面具,同样都有“隐蔽”效果。

然而,它和炼金评议会的暗金面具还是有非常明显的不同之处,这是一张纯白色面具,而且蕴含着更为强烈的魔力波动。

毫无疑问这张面具是一个更厉害的炼金术产物,拜恩甚至有些惊愕于它的完美,目光下只觉得每个角度看上去都没有缺陷。

就算仅仅当成纯粹的艺术品出售,也绝对能够价值不菲,它的设计创造者肯定是一位完美主义者。

百斯特不再多说别的言语,自己先戴上一张纯白色的面具,附身钻入镜中。

他的身影刹那间消失不见了。

拜恩看到这一幕后,回想起只有戴上面具才能穿过的那面墙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戴着纯白面具,迈步走向面前的镜子。

他相信百斯特子爵要是想对自己不利,根本就无需什么手段,所以自己反而不用太过忧心。

刹那间,周遭万事万物变幻,拜恩仿佛来到一个截然不同的崭新世界。

下一刻,他震惊的根本说不出话来!

无数耸立的峰峦高耸入云,玲珑剔透的白雪覆盖其上,它们似乎与天空相连,与地面隔离开来。

站在雪山脚下,拜恩内心涌起感到一种肃穆而崇高的敬畏之情,白雪覆盖的山体如同晶莹剔透的玉石向天延伸,仿佛无限遥远登天之阶。

白色雪山的山顶上,有一座通体雪白的巍峨宫殿,天空中的光芒反射到宫殿顶部,仿佛是燃烧的心灵之火一般神圣洁净。

“上山。”百斯特子爵说道。

拜恩震惊无比地跟在子爵的后面,缓缓攀登雪白圣洁的雪山,本来以为会走许久,却突然发现近乎无尽遥远,难以攀登的雪山他们只用几分钟就登上山顶。

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实在是难以理解其中的具体原理,只是察觉到一种莫大的威严覆盖周遭区域,张嘴都根本说不出哪怕一个词汇。

“你来的真是太巧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百斯特子爵的语气中有些感慨,不断攀登白雪覆盖的登天之阶。

二人逐渐接近那雪白的神圣宫殿。

百斯特子爵一向轻浮散漫,靠近宫殿的时候,语气却突然变得极为郑重严肃。

“这里就是真正的炼金评议会。”

真正的炼金评议会,拜恩默默记住这里的一切。

百斯特继续说道:“一会绝对不要乱说话,更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因为炼金评议会的人不仅来自斯亚特各地,甚至还有东方四国里其他国家的人。”

“我们只在这里不会争斗,出去后如果有厮杀和冲突,会长是绝对不会插手的。”

莫非连瑞亚人也有么?

拜恩微微皱眉,实在是没想到,原来真正的炼金评议会是一个横跨东方四国的隐秘组织。

他内心不安也极为奇怪,为什么百斯特子爵会带自己来这里?

自己只是想费歇尔家族成为狮子家族的众多附庸之一,以此来对冲加西亚子爵家族的威胁,难道每个附庸都会被百斯特带到这里?

他隐约感觉到并不是如此,实际上第一次和百斯特子爵见面时,对方就表现出相当的亲切感,而且百斯特子爵似乎一直在等待自己的到来。

为什么?

拜恩知道绝对是有某种原因,让百斯特子爵极为重视自己。

二人进入高大巍峨的神圣宫殿,里面却极为破败不堪,到处都是倒塌的墙壁和石柱。

他很快就看到在宫殿中央有一张长桌,它通体由某种根本不认识的神秘白色金属制成,通体雪白,外观极为精美。

白色长桌的周遭一共坐着六个穿着不同衣服,每一个人脸上都戴着纯白面具。

六人里的五人虽然服饰各异,座位显示出的地位明显没有差异,拜恩已经注意到其实就只有最上首位置坐着的那个人要更突出和与众不同。

因为纯白面具的遮蔽效果,拜恩完全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他身穿紫色长袍,仿佛迷雾中的一团纯粹智慧,知晓世间的一切知识,任何人似乎只要与之接触,得到他哪怕一点的指导,本来的命运就很可能会从此彻底改变。

入座前,百斯特子爵十分恭敬地向最上首的神秘人鞠了一躬,充满敬意地说了下去。

“会长,他就是我要介绍入会的新人,在上次聚会时我就提前支付过代价了。”

他的语气极为恭敬,甚至有种卑躬屈膝的味道。

提前支付代价?

拜恩内心惊讶不已,愈发疑惑不解,就是说百斯特子爵早就想拉自己入会,究竟是为什么?

坐在上首的男子轻轻点头,说了一个词汇。

“秘银。”

他的声音十分清冷,听起来没有任何属于人的情感。

百斯特子爵转身和拜恩说道:

“很好,从今以后伱在炼金评议会里的代号就是‘秘银’了,要记住它,到了外面不能暴露。”

他说完顿了一下,又补充说道:“我的代号是龙晶,至于他们……”

“我告诉他吧。”

那位被称为会长的神秘人微微挥手,拜恩的脑海里突然间就浮现出信息,顷刻间就已经知晓在场所有人的代号。

他们的代号全部是具有神秘力量的金属矿物,众多炼金术里都需要用到的珍惜材料。

“秘银”,“龙晶”,“凝时石”,“月河石”,“灵素”,“星铁”“太阳金”。

拜恩惊诧无比,脑海里毫无征兆地突然就被灌输信息,令他下意识地就对神秘的会长感到敬畏。

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拜恩深吸一口气,极为有礼貌地鞠躬,尊敬地说道:“您好,会长先生,十分感谢您对我的接纳。”

会长没有理会拜恩的礼节性话语,他的语气非常淡然,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还是和以前一样,你们先交流吧。”

炼金评议会里率先开口的人是“太阳金”。

他语气雄浑壮阔,就像是有大山般的厚重:“又是整整三年的时间不见,很不错,看来评议会的每一个人都还活着。”

三年时间才见一次?

拜恩简直感到难以置信,怪不得百斯特子爵一直说很巧,实在是太巧了,三年只有一次的机会居然被自己遇到。

他甚至有种诡异的奇特感觉,总觉得有某种无形的力量,暗中推动着自己加入炼金评议会。

拜恩很快发现一件事情,身材高大的“太阳金”坐在下首的第二个位置,他很可能是评议会里地位仅次于会长的人。

如果是这么算的话,拜恩觉得自己的地位无疑是倒数第一,而百斯特子爵的位置则是倒数第二。

这个发现简直令他惊愕不已,百斯特子爵在东海岸无疑是能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如果炼金评议会的其余人地位都比他还要更高。

那些人,究竟都是一些什么人?

百斯特子爵说道:“海神教团有所异动,他们会进一步试探风暴教会,恐怕用不了多久东海岸就会爆发战争。”

海神教团!战争!

拜恩紧紧皱起眉头,如果百斯特子爵的话语真实可靠,整个东海岸毫无疑问都是首当其冲的冲突地点。

“月河石”穿着一身复杂繁琐的黑色衣服,他的声音听起来是一个很年轻的男性,甚至可以说是少年的声音。

“瑞亚人有再次内战的苗头,如果瑞亚人再度爆发内战的话,他们恐怕接下来几年里都没能力和斯亚特人开战了。”

在场每个人交流的每一条信息都十分重大,拜恩默默听着完全不敢说话,只觉得自己混在这里完全是格格不入。

下一个人口中的情报直接让他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简直就是毛骨悚然。

“星铁”是一个身穿浅蓝色长袍的女性,缓缓说道:

“我三年前就想要的,东方四国内失落之主信徒的情报,你们是否有消息?”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