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天空布满了厚重的乌云,云层中传来隆隆雷声,雨水如注,密集急剧地倾泻而下,仿佛湖泊从天上倾撒到地面。

“费歇尔的家主来了!”

听闻拜恩男爵大人来了,工人们纷纷起身走过去,带头的几个工人都情绪激动地围上去。

家族护卫们连忙阻隔开众人和拜恩的距离,工人头领们全都大声地说个不停,一直跟着拜恩的脚步。

凡妮莎和护卫队长缇欧都在身边,缇欧为拜恩打着雨伞。

拜恩能看到两鬓斑白的护卫队长沉默不语,而凡妮莎脸上都是雨水,在雨声中迅速诉说着发生的情况。

“死者是一个老人,名字是艾布特,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老艾布特失踪了,很可能那具尸体的残骸就是他。”

拜恩面无表情地迈过积水,倾听凡妮莎在耳边所说的事情。

碎尸的影响比起单纯的死人影响力要更大,建设工厂里的人们如今都慌了,一时之间不太敢继续修建下去。

某些人说是工厂的存在招惹到某种神秘存在,导致整个事情充满厄运,再进行下去还会死更多人。

终于拜恩等人来到了找到碎尸的地方,他亲自上前,检查那些已经被遮挡住,没有被雨水冲刷走的尸体残骸。

“解构视角”的超凡能力发动,拜恩的双眸中浮现出淡蓝色的光圈,轻而易举地判断出确实是属于人体的血肉组织。

“……”

他沉默半晌,这件事情可能是在纳西尔镇里存在着某个杀人狂,也可能是海神教团的报复,还有可能是凯斯家族的警告。

如果结果是最后一个,那么凯斯家族过段时间就会让他们知晓凶手是谁,否则杀人就没有意义了。

警告,就必须让当事人知情才行。

“凡妮莎,去叫克里斯。”

无论凶手究竟是谁,拜恩都觉得费歇尔家族需要掌握主动。

如果放任对方在自己的地盘乱杀人,可就麻烦了,费歇尔家族不仅会陷入巨大的被动,声誉也会严重受损,人人自危。

底层人脉依然很重要。

他已经想清楚了赞因的那番话。

本来世界上没有血脉和天赋的凡人基本不可能成为超凡者,赞因见识过能一己之力摧毁军队的顶级强者后,对于凡人的人脉自然会抱有无所谓的态度。

事实上,大部分超凡者都是如此,而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说也是极为正确的。

但是费歇尔家族的情况截然不同。

费歇尔家族掌握着序列力量的魔药配方,这股巨大的潜在力量就在于,理论上只要资源足够他们就能使人人都成为超凡者。

所以,他们对于普通人里的精英人物也需要重视,就像是凡妮莎,埃里克,还有阿奇伯德。

凡妮莎点头,随后去叫来克里斯。

二人从费歇尔庄园前往事发地点的路上,凡妮莎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全部告诉克里斯,暴雨中女孩依旧讲述的很有条理。

银发少年只是默默倾听着,从头到尾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克里斯。”

突然,凡妮莎的语气变了一点,没有说“少爷”而是直接叫了克里斯。

他看向那个女孩。

她也站住了。

克里斯凝视着那个短发俊美的少女,发现在对方的神色中有着一种极为纯粹的愤怒。

那是费歇尔家族的核心成员们,如今都鲜少会为外人而出现的情绪。

她为无辜者而愤怒,为弱者而悲伤,为被扼杀的希望而痛苦和下定决心。

“找到那个该死的混蛋,克里斯,拜托你了,我求你了。”

少女身体微微颤抖,在瓢泼大雨中认真请求着。

他没有说话,只是点头。

当然。

克里斯突然感到喜悦,原来凡妮莎的内心最深处的东西一直没有变,她还是当年的那个女孩。

他微微笑了。

二人来到现场后,家族护卫们给他们让开道路。

拜恩拍了一下克里斯的肩膀,平静地说道:“事情凡妮莎应该都和你说过了,接下来就靠伱了,克里斯。”

克里斯的头发已被风雨打湿,他微微放低视线平静地看着尸体残骸,最后点了一下头。

他发动超凡特性“追踪感官”,面前浮现出种种五颜六色的气息。

虽然因为雨水的原因它们都被冲淡,但是克里斯依然从中找到自己需要锁定的那一道气息。

“找到了。”克里斯淡淡地说道。

——

“他们绝对找不到我们。”

纳西尔镇的一间旅店里面,一男一女坐在椅子上默默地喝着茶水。

男人是个有着狼耳和尾巴的黑发半兽人,长相很狂野,身上穿着便服。

女人棕色头发,脖颈上戴着颈圈,手腕脚腕都带着手环,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施法者。

两人都是依附于凯斯家族的超凡者,出自两个不同的骑士家族,实力皆是原点上位。

前几天,他们接到凯斯家族的指令,要给费歇尔家族弄一点麻烦。

以前凯斯家族和利安德尔家族争斗的时候,他们就做过类似的事情,于是挑中了那个老工人杀死,粉碎尸体,再扔到便于发现的地方。

狼耳骑士吐了口气,好像做这种事情还是有点让他紧张,继续说道:

“事先就已经调查过,费歇尔家族和他们的附庸里没有能够操纵尸体的施法者,更没有预言系的家伙。”

现如今的法术体系里面,想要复原犯罪现场,大部分情况下都必须要有完整尸体才行。

只有少数君主层次的强者能在没有尸体的情况下,复现一开始的现场。

狼耳骑士继续说道:“按照计划,接下来的十天时间里,我们再杀几个人。”

“然后再暗示费歇尔家族,如果他们再不放弃对那个村庄的控制权,就相当于彻底和凯斯家族为敌。”

“到了那时候,死的人可就不是几个无关紧要的普通人了。”

凯斯家族花了一点时间,确认助理祭司的突然出现只是意外,终于下决心动手。

棕色头发的女施法者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早就应该动手的,现如今费歇尔家族成为真正的男爵家族,已经不是很好动手了。”

狼耳骑士摇头说道:“没办法,以前还不知道霍文男爵彻底精神失常的事情,更不清楚霍文家族的具体情况,凯斯男爵哪里敢染指总督的东西?”

霍文家族的情况?

棕发女施法者陷入沉思,对了,按照道理来说,霍文男爵精神失常后,霍文家族也不可能放着这块领地不要,应该会派人过来才是。

为什么霍文家族居然对于这块在东海岸的飞地完全不管不理?

她觉得很奇怪,但问了后,狼耳骑士只是嘿嘿笑,闭口不提关于霍文家族的事情,让棕发女施法者彻底无语。

就在这时,狼耳骑士的鼻子动了!

“嗯,有人在靠近,而且还为数不少!我们被发现了,快跑!”

棕发女施法者大惊失色,喊道:“怎么可能?他们明明不可能发现我们的!”

然而,再犹豫下去就会有生命威胁,两人虽然搞不清楚情况,还是马上从旅店的后门溜走。

就这样一路跑到另外的街道,两人刚刚想休息片刻,狼耳骑士就注意到有几个拿着短刀的普通人在远处看着他们,目光对视后就马上跑掉了。

狼耳骑士马上说道:“不对,这里也有费歇尔家族的棋子!”

他们再度移动,打算尽快地逃出纳西尔镇,直接进入外面的丛林里面。

然而,两人很快就在瓢泼大雨中站住脚,惊恐万分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拜恩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面无表情地站在瓢泼大雨中,而护卫队长缇欧就在旁边为他撑着雨伞。

是已经抵达第二层次的强者,费歇尔家族的拜恩男爵!

糟糕!

狼耳骑士的冷汗和雨水混合流下,还是颤抖地说道:

“根据那位大人给的情报里写的内容,费歇尔家族的家主完全不擅长战斗,我们和他拼了吧!”

棕发女施法者不断摇头,眼神里充满恐惧地劝道:

“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是绝对打不过他的,还是投降吧,他应该不会杀我们,毕竟我们只是杀了一个普通人而已。”

狼耳骑士脸上表情充满挣扎纠结,还在疯狂思考是否投降,还是立即逃跑。

他不能投降,因为家族已经和凯斯家族深度绑定,如果自己投降,整个家族都会受到牵连。

狼耳骑士大吼着冲了上去,愈发靠近两人。

暴雨中的拜恩只是极为平静地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

“火焰。”

顷刻间狼耳骑士浑身冒出宛如地狱般的橙黄烈火,巨大痛楚直入灵魂,他忍不住痛苦地在雨水中打起滚来。

“啊啊啊啊啊!”

幸亏大雨下街道上的积水很多,短时间内就将他身上的火焰扑灭了。

拜恩没有看向他,只是面无表情地凝视前方,虽然施展火焰操控无需开口念咒,但他还是决定在人前都说出“火焰”的单词。

久而久之,很多人会以为他必须念咒才能释放火焰,或许还会用沉默术之类的法术对抗他。

到时候,对方才会惊愕地发现原来自己根本无需开口念咒,就能释放出熊熊烈火。

“我,我投降!”

看到这一幕,女性施法者害怕地跪在地上,完全不敢有所反抗,很快费歇尔家族的众多护卫也围了上来。

浑身烧伤的狼耳骑士无力抵抗,而女施法者也束手就擒,家族护卫们本来还对超凡者心有畏惧,可咬咬牙还是上去将二人逮住捆绑住。

缇欧队长马上问道:“男爵大人,要怎么处理他们?”

拜恩思索着,还没来得及说话,凡妮莎就给艾琳打着雨伞走上前来。

艾琳眼神极为冰冷,说道:

“先严加审问重要情报,然后把他们两个绑在纳西尔镇的中心,让纳西尔的镇民们围观和惩戒吧。”

拜恩倒是不反对,只是问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他觉得艾琳不是那种肆意发泄情绪的人。

艾琳解释道:“这样一来镇民们都会对我们更感激,另一方面,我们也算是在公开羞辱那两个人背后的指使者。”

至于幕后的主使者是谁,那个女性施法者很快就招供了。

没有出乎意料,就是凯斯家族。

目的也很简单明了,就是恐吓和警告,想让费歇尔家族“自愿”放弃对于领土乌尔德村的掌控。

幕后凶手已经查出来了,证据也都一应俱全,问题是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办?

因为受害者只是一个普通人,无论是教会还是东海岸总督眼里,都是根本无关紧要乃至完全无需在意的事情。

他们不可能因为这样的小事情,去处罚一个超凡领主,因为超凡者和普通人在社会地位上依旧有本质区别。

所以有没有指示两人前来杀害那个老年工人的证据,本质上也没有重要意义。

费歇尔家族如果想要回击,就必须自己想办法。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