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拜恩看向门外将庄园围住的人们,总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费歇尔家族和纳西尔镇民的关系极为良好。

“我们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然而,等到几人来到门口,却发现镇民们根本不是来抗议或者造反,反而人人都拿了礼物,争先恐后地想送给费歇尔家族。

赞因呵呵笑道:“真没想到,你们在这里的名望居然这么好。”

乘坐马车离开之前,赞因在马车上凝视下方送行的拜恩,淡淡说道:

“听我一句忠告吧,比起收买凡人的人心,自身掌握的强大力量才是根本,普通人的存在于你们家族来说会愈发没有意义。”

“我明白了!”

拜恩马上点头,感谢赞因的劝告。

当初费歇尔家族极为弱小,普通人的人脉确实很有作用,以后确实要转变心态。

毕竟世界上绝大部分资源都掌握在超凡者们的手里。

三个月后,费歇尔家族早已经决定开设的第一座工厂正式开始建设。

那些围绕在费歇尔家族周围的各个家族和个人,基本上都对工厂有所投资,利益更为稳固地结合在一起。

药厂的建设吸引来很多劳动力,一部分是纳西尔镇上的人,另一部分则是周边村庄里的人。

费歇尔家族对于在纳西尔镇上建立的第一座工厂很有期待,接下来还会建立第二座工厂,是食品加工厂。

两个工厂预期能给费歇尔家族带来极高的收益。

三年时间里,算上曾经在埃米尔那里得到的藏品级神秘奇物,费歇尔家族陆续献祭给失落之主五件藏品等级的神秘奇物。

然而,卡尔发现它们的效果已经越来越差。

看来自己想突破更高层次的封印,需要的不仅仅是灵性的量,同时也有对于质的需求。

就是说,自己想要真正突破第三道封印还是需要更好品质的祭品。

于是他下达神谕告知艾琳,费歇尔家族以后无需再献祭藏品等级的神秘奇物。

可惜,无论是强一些的瑰宝级奇物,还是四级超凡材料,都是在黑市和炼金评议会也无法买到的事物。

仅仅有钱还是不够的,很多珍惜资源用钱也难以有渠道买到,各个家族和隐秘组织都会珍惜地隐藏起来。

比如禁忌等级的神秘奇物就用钱买不到,即使是一件编号四位数的禁忌奇物,也依然能让东海岸各家族疯狂抢夺。

终于,斯亚特王室的使者来了。

费歇尔家族用心招待,随后得知他们被斯亚特王室分封的领土。

“乌尔德村。”

距离很近,就在纳西尔镇边缘,往西走要不了多远就是乌尔德村,人口大概在一千人左右。

艾琳沉默半晌,随后说道:

“乌尔德,那里是被凯斯家族掌控了数十年的地区,周围有一片产出神秘生物的林地,每年都能收获几份二级甚至是三级的超凡材料。”

“他们不会坐视我们夺走乌尔德,那是凯斯家族最重要的一片土地。”

——

建设一整座工厂可是个规模不小的大工程,拜恩专门从费因市请来有经验的人指导,保证整个建设过程不出什么意外。

即将完工的工厂里有一伙工人正在午休,大家虽然疲惫却依然兴高采烈,充满活力地交谈着。

他们都愿意给费歇尔家族做工,因为费歇尔家族从来不拖欠工资,甚至还管一顿丰盛的午饭。

午饭的内容是面包、白菜、马铃薯、奶酪、少量的啤酒和各种鱼类,偶尔还会有咸猪肉加入进来。

东海岸的大家对鱼肉早已吃腻,而咸猪肉却有极大的吸引力,斯亚特人对于肉食的储备还是比较低的。

一个工人一边吃着面包,一边闲聊说道:

“前两天我在东城看到凡妮莎小姐了,她真的好善良,微笑着给那些老人分发食物,丝毫不在意自己的靴子在烂地里脏了。”

身边的另一个工人摇摇头说道:“可惜她那个腿……”

咬着面包的工人说道:“就是瘸了也很好看啊,那么优雅的一个人,如果我以后的老婆也能那么优雅就好了。”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这家伙的想法真是不切实际。

“哈哈哈哈,你别做梦了!”

“赶紧尿在地上照照,看看自己的脸上有多少泥巴!”

凡妮莎女士是费歇尔家族的准管家,纳西尔镇上的大人物,他们这群穷鬼和她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就连凡妮莎女士的跟班,也都不是他们能够轻易追求的人。

突然一个老工人说道:“我见过凡妮莎小姐在暗地里打人。”

啊?

大家都愣住,每个人都很惊讶,一向优雅温和的那位女士也会打人?

老工人顿了一下,说道:“不过她打的那个人是骚扰老人们的流氓,因为加入了短刀兄弟会而觉得自己厉害。”

短刀兄弟会!

大家听到这个名字都莫名畏惧,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那群人掌控着东城的秩序,首领摩尔和治安官甚至和费歇尔家族都有良好关系,巡逻队不管的事情他们会管,任何暴力冲突都会被兄弟会介入。

“那个流氓发疯了一样,居然试图攻击凡妮莎小姐,但是所有攻击都被躲开,背着手的凡妮莎小姐就像是穿花蝴蝶一般灵活,我实在是难以想象她是一个残疾人。”

大家也都完全难以置信,觉得老工人肯定是在用夸张说法,一个那么娇小又身患残疾的年轻女士,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情?

咬着面包的工人眼神里有着急切,马上关心地问道:

“后来那个流氓呢,他带人报复回去了么?凡妮莎小姐不会有事吧,我知道,那些流氓发起疯来,可根本不管对方什么身份和地位!”

老工人冷笑不已,嘲笑地说道:

“伱在想什么?他回去后根本不敢提这件事情,但事情还是传开了,然后……摩尔当众剁了他一根手指!”

大家面露震惊的神色,随后又感觉很合逻辑,毕竟凡妮莎女士是费歇尔家族的人,即使是短刀兄弟会也得罪不起吧。

而且短刀兄弟会的规矩严格,对内部人比对外人更狠,那个又瘦又矮的摩尔定下的一条条规矩令所有人敬畏。

甚至就连他弟弟违背规矩的时候,也被摩尔砍掉一根手指头。

“已经定下的规矩,就是必须遵守的东西,规矩才是我们的立足之本。”摩尔公开和所有人讲过这番话。

甚至有次凡尔家族的那位年轻骑士想杀死一个弄脏他衣服的小鬼头,都被摩尔带人给拦住了。

“按照规矩,他只需要赔偿您钱,再不济被您打一顿也就够了,还请您高抬贵手别杀他。”

“你那些普通人的规矩,也能管得到我?”

当时摩尔都把那位骑士气笑了,突然一巴掌将他的牙打掉两颗。

摩尔还是硬生生抗住压力,没有让出那个小孩,反而和下属们一起抽出燧发枪对准那位骑士,令凡尔面色阴沉地离开。

老工人继续说了下去,眼神中充满对费歇尔家族的敬畏:

“纳西尔镇可是费歇尔家族的东西,任何敢招惹费歇尔家族的人都是在自寻死路!”

他说到这里,缓缓起身,晃动脑袋说道:“我去甩甩鸟,放松下,刚才喝多了。”

“哈哈哈哈,老东西,怎么又去厕所啊!”

“彻底不中用了吧!”

工人们都哄笑着,老工人呵呵一笑,也不在意调侃,转身离开大家的视线来到角落的位置。

他内心是很尊敬凡妮莎女士和费歇尔家族的。

老工人当年是纳西尔本地的渔夫,从十几年前开始,就和自己年幼的小孙女相依为命。

某个出海捕鱼的冬季,老人不小心被鱼拖到水里然后发了高烧,好不容易硬挺过来,也总是终日咳嗽不止,身体也变得愈发虚弱。

眼看着就要彻底失去生活能力,他痛苦万分,自己不打渔的话,小孙女根本不可能活得下去!

那时,艾琳女士出现了,轻而易举地解除他终日所受的折磨。

那种温柔和力量毫无疑问是神迹,老人永远都不会忘记!

几年里他也接受过凡妮莎女士的食物救济,而就在前几天,凡妮莎女士给他介绍了工厂的工作。

现在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他有了工厂的工作,不用再冒险出海,而孙女也渐渐长大,甚至还有了两个靠谱的追求者争风吃醋。

生活终于有了希望。

他发自内心地感激费歇尔家族给纳西尔带来的改变。

好不容易尿完一泼,老工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用纸包好的面包,刚刚没舍得吃,他打算带回去给孙女吃。

孙女就要过生日了,老工人决定用这段时间攒下的工资买点女孩喜欢的玩意,只是到底要买什么还拿不准。

一件新衣服?

还是好看的鞋子?

“要不还是找机会问问凡妮莎女士,她肯定知道最好的答案。”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高大男人从老工人身边走过,

那双眼睛就像是蛇瞳一样,令老工人不寒而栗,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手指都下意识地颤抖。

他凝视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忍不住瞪着眼睛思索。

那家伙是谁?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拽住老工人的脖颈。

——

费歇尔家。

刚刚将玛格丽特送走的拜恩回到家族的大厅里,瘸着腿的凡妮莎就快步走上来,神色很急切。

“怎么了?”

拜恩微微皱眉,意识到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家主大人,工厂那边出事了。”

凡妮莎顿了一下,咬着嘴唇,最后还是平复心情说道:

“我们发现了,碎尸。”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