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拜恩作为费歇尔家族的一家之主,表面上的礼仪还是要遵守的。

他从容而又不失优雅地迎接两人。

“凯斯男爵,利安德尔男爵,我早就听过二位的名字,也想过去上门拜访。”

“只不过费歇尔家族的事情太多,我身为一家之主一直以来都很忙碌,没有机会过去,很抱歉。”

凯斯男爵橙黄色的龙瞳微微转动,凝视拜恩的眼神中有一丝明显敌意。

“嗯,没关系,现在是轮到我们来拜访你的时候了,拜恩男爵。”

凯斯男爵的声音低沉,听起来有种令人不安的感觉。

“没想到你居然会成为男爵,只是不知道王室会封哪块领土给你,我很希望不要是那几个。”

拜恩微微一笑,说道:“无论王室的选择是什么,费歇尔家族都会接受。”

精通历史和法律的他,当然明白对方的敌意来源于哪里。

原因很简单,按照斯亚特的传统,王室大概率会选择纳西尔周边的村庄作为领土给费歇尔家族。

从哪些“无主的王室土地”里选出一个村庄分封给费歇尔家族。

然而,纳西尔镇周遭的三座无主村庄,实际上都已经在凯斯家族和利安德尔家族的控制之下。

费歇尔家族,大概率要在其中一个家族的嘴下分到“肥肉”。

拜恩微笑着,换成是自己要割肉,也同样会心里产生敌意。

眼前的凯斯男爵敌意明显,而利安德尔男爵则没有表现出来,很可能是因为他的心机更深点。

两名男爵也相继入席,他们二人都是变质层次的强者,而且意图不良,大家顿时都笑不起来了。

宴会的气氛逐渐压抑起来,胖乎乎的利安德尔男爵眯着眼睛,希望和拜恩来到会客厅单独交流。

拜恩同意了,和利安德尔男爵一同来到会客厅里。

笑呵呵的利安德尔男爵坐下后,做了一个提议。

“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怎么样,如果伱们费歇尔家族得到的领土,是我们利安德尔家族掌控的地盘。”

“那么,我们愿意拿出租金,换取那座村庄今后继续的掌控权,无需你们费心费力管理,费歇尔家族只需要收钱即可。”

拜恩打算听听对方的想法,问道:“大概的数字是多少?”

利安德尔男爵思索片刻,一本正经地说道:“五十金币,每年,怎么样?”

拜恩沉默半晌后摇头,对方给的价格实在是太低了,根本就是一种较为体面的强取豪夺而已。

费歇尔家族的利益第一位,他完全不能同意这种交易。

“嗯,那等到王室的消息下来,我们再谈判吧。”

利安德尔男爵也不生气,继续笑眯眯地说道:

“你应该希望得到的领土属于利安德尔,我们和霸道的凯斯家族不同,我们是会谈判的文明人。”

拜恩露出笑容,不置可否。

一年五十金币的价格租走整座村庄的控制权,这就是文明的抢劫么?

“不过我是真不希望和你们得到的领土属于利安德尔家族啊,我实在是不希望和你们起冲突。”

拜恩也看得出来对方的气质和海商约翰有点相似。

都属于商人的行事作风,不到万不得已不想争斗,可要是能吸血剥皮的机会恐怕也绝不会放手。

“这种事情就不需要您担心了,利安德尔男爵。”

拜恩平静地挥了挥手,凡妮莎就从外面走进来,给他们两人都倒上一杯茶水,随后站在不远处。

利安德尔男爵有点奇怪,没想到他们家族的管家是一个残疾人,毫不体面。

拜恩已经注意到对方打量凡妮莎腿的目光,歧视和不尊敬十分明显。

凡妮莎平静微笑着,背负双手,仿佛丝毫不在意。

拜恩一边喝了口红茶,一边十分淡然地说道:

“我们费歇尔家族最开始是住在纳西尔镇外的,距离丛林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说我们是野蛮人也不算错。”

他开玩笑一般地继续说道:

“体面和优雅,那些都是费歇尔家族的伪装,如果哪个霸道的家族欺负过来,就会发现我们的底色其实是野蛮和凶狠,会把欺凌者咬的遍体鳞伤。”

听完这番“自称野蛮人”的言论,利安德尔男爵嘿嘿冷笑,倒是不在意拜恩言语中的威吓。

“那就再见了,拜恩男爵,我还是希望下次见面时我们不是敌人。”

等到利安德尔男爵离开会客室,拜恩平静地缓缓起身,实际上在野蛮凶狠之下,费歇尔家族还有更加可怕的一面。

守密,谨慎,缄默,有仇必报。

一切的力量皆是源于那位伟大的失落之主。

艾琳望着参加宴会的上百名宾客,内心深处浮现出一种充实的满足感,费歇尔家族终于彻底站稳脚跟。

等到拜恩回到宴会厅的时候,整场宴会也已经来到尾声。

他来到艾琳身边,两人私下里交流了一下。

艾琳听完神色微妙起来,笑道:

“明明就是想抢走费歇尔的土地,他居然还愿意象征性地给五十金,人倒是蛮好的,呵呵。”

她其实也明白为什么利安德尔家族愿意出这部分钱。

实际上就是又贪婪成性,又害怕费歇尔家族和他们拼命。

十三岁的克里斯已经有了参加正式宴会的资格。

他突然注意到一个眼神,皱起眉头。

那个凯斯男爵坐在位置上沉默地凝视着自己,一双像是蛇或者蜥蜴的眼睛,令人不寒而栗,就像是盯上了猎物一样。

就在这时,本来提前退场去休息的助理祭司赞因来到宴会厅里。

凯斯男爵和利安德尔男爵顿时就坐不住了。

东海岸行省的七个子爵,十二个男爵,当然都是认识赞因的。

风暴主教本身不怎么管事,凡是有涉及风暴教会的大事,基本上都是身为副手的赞因出面。

为什么助理祭司赞因大人也在这里?

本来在宴会上显得沉稳的两人,马上变得恭敬起来,第一时间来到赞因面前问候起来。

赞因和他们的关系也不是很熟络,只是平静又礼貌地点头交流。

宴会结束时,拜恩带着十几名仆从,要亲自送助理祭司赞因还有两个男爵离开纳西尔镇。

他们刚刚从宅邸走出,就看到几百米外的大门外面聚集数以百计的镇民,将庄园大门都围堵得水泄不通。

两个男爵都对视一眼,难道是费歇尔的领民造反了么?

领民造反的事情实际上不常见,因为超凡领主拥有的力量太强大了。

普通人再如何拼命也无济于事,就算有燧发枪也难以对抗真正的强者。

赞因沉默半晌,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把都堵在这里,费歇尔家族是什么事情做得太过火了么?”

贵族烧屋,残杀,抢掠,凌虐平民都是司空见惯的。

而只要不出现大规模死伤,风暴教会对于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也就不会在意。

至于为什么会在乎大规模死伤呢?当然是因为数量众多的死亡可能会涉及异端祭祀活动。

自从成为真正的贵族,拜恩也发现那些尊敬自己的普通人,眼神里也本能地带有一丝恐惧。

他听说过曾经霍文男爵在纳西尔镇干过的恶事,比如毫无理由地就将一家人绑在马后面在街上拖行,亦或者突然带走某个家庭里的女儿。

那个在骑士和富人面前温和有礼的男人,实际上就是普通人们的噩梦。

超凡领主们是神灵的羔羊,而平民就是用来饲养他们的牧草,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的渠道。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