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数个月后。

奥登大陆东方的海域因为有数以万计的海岛存在,所以被人们称为众星之海。

它的北方紧挨着终日黑暗的无光海以及南方最安全适宜居住的白海。

即使众星之海是克拉德世界的九海中最小的一片海域,也依然有着超过东方四国的巨大面积。

一个看似无人居住,祥和安宁的海岛上空突然浮现出极为大量的风暴雷云,几乎在几分钟内就迅速聚集。

天空突然间就变得漆黑,狂风呼啸不止,隐约间有闪电在漆黑风暴的云层内不断闪烁,风速如同怒吼般强劲,呼啸声在空气中回响。

本来无人居住的海岛上,突然间浮现出包围大半个岛屿的半透明结界,晶莹剔透蕴含着巨大的能量,用以抵御来自天外的疯狂风暴。

无穷无尽的黑色风暴中,站着一个浑身闪烁着电光,蓝紫色长袍的男人。

他就是东海岸的风暴主教,完全改去平日里那个酒鬼般的形象,驾驭着巨大的雷云风暴席卷而来。

风暴主教脸部皮肤不断抽动,冷笑地看向下方惊慌失措的众多邪教徒。

有些人跪地乞求,有些人极为愤怒,可是对于他来说,蝼蚁们的所有行动都根本无关紧要。

这座岛屿上的海神教团完全没来得及转移到海底,事到如今,自己也不可能让他们再逃了。

他的声音宛如滚滚雷霆,覆盖整座岛屿的上方,震动在每一個人的耳中。

“我知道海神教团的老怪物觉得几大教会都陷入混乱,正是那些恶心的海族杀向沿岸的好时机,所以选择先用这种方法试探一下风暴教会的反应。”

“所以我要让你们明白,试探的代价是巨大的,你们绝无可能染指奥登大陆的东海岸!”

他因为禁忌级神秘奇物付出的代价,导致自身浑身酒气,可是所有人都依然记得这位风暴主教拥有的名号。

“轰鸣君王!”

乌云密布,覆盖整个天空,将白昼变得像黑夜一样,雷鸣的轰鸣声仿佛能够撕裂空气,使人们极为颤栗。

突然间,一道道闪电划破黑暗,沉重地轰击在结界之上。

风暴中频繁出现闪电和雷鸣,如同天空的烈火和巨鼓的轰鸣,不断重击下最终将结界彻底粉碎。

终于所有的闪电倾泻于邪教徒们的头顶上,弱小的人们顷刻间化为焦炭,甚至连哀嚎都发不出来,沉重又绝望的灾害毁灭性地带走生命。

足足数十分钟的雷鸣轰炸之下,整座岛屿几乎变得彻底死寂,再无任何的生命气息。

风暴主教知晓自己的言语必然会传达到海神教团老怪物的耳中,继续展开轰雷般的声音。

“记住吧!这就是你们想要的风暴教会的反应,永远铭刻于你们的灵魂中!不要再妄图挑衅风暴主宰的权威!”

滚滚的雷云风暴就此散去,而风暴主教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原本祥和安宁的岛屿上只剩下一片狼藉。

——

时间宛如风筝线断裂,三年多的时间转眼间就过去。

东海岸的东北区域有四座相邻的城镇,所以又被称呼为四镇之地,大概占据东海岸行省三分之一的面积。

而位于纳西尔南部的城镇斯洛芬镇,一栋靠近城镇边缘的豪华别墅里的大床上,坐着肥胖的宛如皮球的中年男人。

因为搬家逃亡后总是睡不好觉,他就总是不停地吃,像是家猪般的体重已突破常人极限快接近三百磅。

“唉,这样的生活也蛮无聊的。”

重度肥胖的中年人就是前任纳西尔的镇长,当年瑞亚人入侵时,他趁机逃亡离开纳西尔镇,再也没有回去过一次。

因为前镇长意识到镇里许多人都对自己不满,尤其是费歇尔家族的那群人,他们的眼神令人脊背发凉。

最令他不安地是自己最大的靠山霍文男爵彻底倒了!

很少有人知道纳西尔镇的实际拥有者霍文男爵的情况,然而,前镇长却很清楚那个男人如今的现状。

他在围剿丛林土著时,直面血腥大魔结果精神崩溃,到现在也还没有恢复正常。

“他也算是自作自受吧,呵呵,毕竟是一个比我更恶劣十几倍的家伙。”

肥胖的前镇长在两名漂亮女仆的搀扶下离开,打算在斯洛芬镇上逛逛。

这个镇子依靠金矿而建立,甚至比起纳西尔要更繁荣一点。

其实,他清楚一件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海神教团和海盗们的作乱,纳西尔作为港口城镇明明能有更好发展就是了。

前镇长听说,如今的纳西尔完全被费歇尔家族掌控。

因为霍文男爵和安迪斯镇长都出了问题,无法管理纳西尔镇,于是费歇尔家族趁机收买祭司和低级官员们,宛如管理自己家一般地统治那座人口上万的城镇。

大部分男爵家族都无法拥有一座城镇,费歇尔家族如今在纳西尔的超然地位,已让东海岸四镇之地的几个家族羡慕嫉妒。

“幸亏我离开了,费歇尔家族真是恐怖的家族,那个卢修斯当年就显得很……令我很恐惧。”

就在前镇长感慨着路过寂静无人的小巷时,突然从巷子里钻出一个高大的蒙面人,毫不留情地凶狠两脚将女仆们踢倒。

“你要干什么!”

随后他猛地抓住前镇长,将杀猪般嚎叫的他拉到巷子里面。

前镇长肥胖的身躯极为拼命地想要挣扎逃脱,却根本就无济于事。

这个蒙面的男人好大的力量!

他被拖拽的越来越远,逐渐来到愈发偏僻的地方,不断哀嚎着,大喊大叫地求饶希望钱来摆平事情。

“你是谁?抢劫的话,我的钱都可以给你,十个,不不,二十个金币!”

“我不稀罕你的臭钱!”

蒙面男人的声音还有些稚嫩,充满愤怒和敌意,极为激动。

“我只要你死!”

前镇长猛然意识到对方还是一个少年,很快说道:

“住手,想想自己这么做的后果,你的父母家人也会被连累!镇上的大人物都是我的熟人,肯定能够查出事情的经过!”

“你居然还有脸提我的父母!”

身材高大的蒙面少年突然极为激动,愤怒地将前镇长扔在地上,挥动拳头狠狠砸在对方恶心的脸上。

砰砰砰的拳头砸下,一次又一次地打在那张臃肿肥胖的脸上,本来就硕大的脑袋很快肿胀的更厉害。

过了没一会,前镇长的呼吸就变得很微弱了。

他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也知道自己肯定活不了了,只是想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你妈的,伱,你到底是谁?”

是哪个仇视自己的骑士或者商人派来的家伙么,还是说,是当年在纳西尔镇上被烧杀的那些人的家属?

蒙面少年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眼神里全然是止不住的怒火!

“你还记得么?当初在纳西尔镇,你诬陷我父亲勾结丛林土著,说他打开纳西尔的大门,还绑架走你的孙女!”

“太可笑了,我父亲那么忠于你,一直以来经常和我说你的好话……”

“他被众目睽睽下被绞死,我的母亲也受不了愚蠢镇民们的欺凌,就在我的面前自杀而死!”

还有这回事么?

前镇长目瞪口呆,那是当初随便编造的理由,他是真的记不住了!

真是可恶啊!杀死自己的家伙,居然就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仆人的儿子,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傻小子啊!

肥胖身躯不断颤抖,前镇长的双目圆瞪起来,内心深处显得极为不甘心。

他想过自己被那些有钱有势的仇家杀死,也梦到过被费歇尔家族杀死,却早就忘记了这样的小人物!

“我就是那个仆人的儿子!在地狱里记住吧!我的名字是阿奇伯德!”

阿奇伯德愤怒地站起来,年仅十六岁的他已接近一米八,在前镇长的视角里就像是巨人一般高大可怖!

他从怀里拿出利刃,猛然刺在前镇长满是赘肉的脖颈上,大量鲜血顿时从伤口处狂流不止。

“呼,呼,呼……呼!”

他看到朝思暮想的仇人终于死去,突然间有种强烈的解脱和空虚。

等到熟练地处理完尸体,忙完一切的阿奇伯德来到镇上的一家旅店里,那些痛饮酒精的酒客们大呼小叫,他对于那些人毫不在意,独自来到一个较为安静的房间。

另一个银发少年在房间里沉默地等着他。

少年的外貌极为俊美,双眸空灵,银发下的五官极为精致,甚至会让人有一种神之使徒降下凡尘的错觉。

“我,我终于完成了,少爷。”

他低下头向银发少年汇报,对方却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

克里斯只是点了一下头,缓缓起身,轻拍一下阿奇伯德的肩膀。

阿奇伯德明白,既然事情已顺利完成,二人就可以即刻回到纳西尔了。

他凝视克里斯的眼神里充满崇敬,无比感激费歇尔家族,甚至愿意为克里斯兄妹几人舍弃生命!

如果不是艾琳院长的收养,拜恩大人的培训,自己也不会有亲手复仇的今天!

就在乘坐马车连夜回去的路上,阿奇伯德一直低头沉默不语,眼睛里都是茫然,仿佛人生突然间失去方向。

虽然知道自己的未来就是为费歇尔家族付出一切,可他还是心里空荡荡的。

克里斯抬头看向满是星辰的夜空,淡然地开口说了一句。

“哭出来吧。”

那个彻底失去父母的少年再也忍受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