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纳西尔镇的重建工作在的费歇尔家族的指挥下进行,征召来的人们忙碌数日,还是没能彻底完成重建。

大家都意识到,纳西尔北城的重新建立会是一项很持久的工作。

夜晚,费歇尔家族的药剂工坊里。

拜恩坐在书桌前扶着金丝眼镜,羽毛笔在纸张上不断书写一个个线条流畅有力的单词。

“涉及到超凡领域的战斗中,最重要的六个要素,分别是‘情报,配合,时机,距离,克制关系以及机动性’。”

“最重要的情报包括且不限于敌人的能力、道具情况,友方的能力、道具情况,甚至还包括地形和天气的种种细节信息。”

他写到这里,回想父亲的种种教导,也想到自身经历过的几次战斗。

“配合也很重要,超凡力量的一加一往往要大于二,优秀配合能够创造奇迹,糟糕的配合反而会互相拖后腿。”

油灯照明下的拜恩将自己总结下来的经验一一写下来。

他很希望能够为费歇尔家族的后来者们编撰一本通用的战斗指南,而不是通过血和泪的教训来掌握它们。

拜恩发自内心深处地觉得,学习和传承的能力极为重要,甚至可能是人类最重要的一种能力。

就在全部写完后,他突然间感觉到灵性有了沸腾的迹象,虽然只有短暂的几秒钟却极为明显!

找到了!

“太好了,终于让我找到晋升仪式的方向了!”

拜恩欣喜异常,实在是太好了,虽然能晋升第三阶梯的道路不止一条,可他身为前驱者却只能于黑暗中摸索探寻前路。

由于只得到关于“知识”和“神秘”的提示,他做了不少和二者相关的事情,却都没有丝毫晋升迹象。

“原来如此,终于找到一条路了。”

拜恩神色喜悦地站起身,喃喃自语地踱步说道:

“嗯,只要‘创造一定数量的完整神秘知识传承,再搭配相应的魔药’,即可晋升到更高阶梯,掌握知识之路第三阶级的序列力量!”

但是他知道想要创造神秘知识传承其实是一件难事。

要求超凡者本身要有足够的洞察力和总结能力,而且整個过程必须发自本心加以创造,如果经由他人的帮助,最后恐怕是没有任何仪式效果的。

拜恩知道第一阶梯的序列超凡者约等于原点下位,而第二阶梯的序列超凡者则约等于原点上位。

如果自己能够抵达第三阶梯,实力基本上不会逊色于变质下位的血脉骑士和施法者!

他回想起那个黑袍邪教徒的恐怖,突然间心生巨大期待感,自己居然也即将触及那么强大的力量!

“只要我能够晋升第三阶梯,家族的许多困境就会迎刃而解!”

变质和原点,拥有领土私兵的贵族家族和依附于贵族们的骑士家族存在极为本质的区别。

拜恩怀揣着兴奋一夜没睡,第二天早上刚要睡觉,他就被仆人恭敬地告知风暴教会的大人物,主教大人的副手已经抵达纳西尔。

风暴教会的大人物可不能怠慢,拜恩连忙穿好衣服,整理好仪表,随后前往纳西尔的教堂。

到了教堂里,拜恩就见到老祭司毕恭毕敬地站在一个年轻男人身旁。

那个年轻男人一头深蓝头发,眼神里都是傲慢和不屑神色,很高而且极为消瘦,裸露出的白皙手掌毫无血色。

他似乎正在抱怨着,满脸不爽。

“东海岸行省上百万人的教区啊,有任何大小事情都要我跑,主教大人倒是可以安逸享受,最后是身为副手的我累死累活。”

只是刚刚靠近,距离数十米拜恩就感觉到一股极为猛烈的强大气势!

那是一种无法阻挡的冲击力,就像是一个能摧毁一切的深海漩涡,围绕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引起人心中巨大的震撼!完全难以忽视和抗拒!

拜恩和老祭司同时汗流浃背,站在原地根本就说不出话来,难以直视那个成功抵达变质上位的年轻男人。

为什么那股气势会体现得如此恐怖?

他参加过几次费因市的宴会,那几位大人物们就像是普通人一样,身上根本没有爆发出如此可怕的气势。

百斯特子爵甚至还在凶案发生时和拜恩表现得很亲近,语气随和。

如果不是拜恩早就清楚对方的身份,完全看不出来他是一位屹立于数十万人之上的大领主。

如今的他才终于明白,自己和那些大人物们的差异有多么巨大,就像是随时可能被碾死的一只虫子。

突然间,那股强大的气势消失不见,就仿佛从来不存在一般,年轻的助理祭司摇头,说道:

“我处于一个‘蜕变期’之中,偶尔会抑制不住气势的外散。”

他不是在道歉,只是解释一下原因,面对小角色根本没有道歉的必要。

拜恩终于松了口气,刚刚面对那人形的深海漩涡几乎要难以正常呼吸。

“费歇尔家族的拜恩?”助理祭司眉头一挑询问道。

“助理大人,我就是拜恩。”

拜恩保持足够的恭敬,可对方的下一句话就让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助理祭司平静地继续问道:“你们家族信仰的是风暴主宰么?”

“救赎之主……”拜恩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对方。

“呵呵,你看起来没有那么虚伪,早晚会和救赎教会的人格格不入。”

助理祭司冷笑不止,显然对于救赎教会有极为巨大的成见。

“好了,关于邪教徒的情况,接下来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助理祭司挥挥手,开始一一询问,而拜恩也对答如流,当然诉说得并不是真相,而是另一个版本的“事实”。

“对了,你们最开始说过,那个家伙身上有个瑰宝级的神秘奇物,事后是不是被你们费歇尔拿走了?”

他突然用玩味的眼神凝视对方。

拜恩脸色微微变了。

莫非助理祭司要强迫自己将东西交出来,可是那件神秘奇物已成为献祭给失落之主的祭品。

“照理来说,我是有权力没收邪教徒的东西的,但伱们抗击邪教徒有功劳,就当是给你的奖励吧。”

他看着愣住的拜恩冷笑道:“别摆出那种表情,哼,一个瑰宝级的神秘奇物还不至于让我不要脸。”

“不过要是禁忌奇物,就算是编号三位数的那一种,我也绝对抢定了。”

他突然伸了一下手,说道:“把你身上的燧发枪给我。”

拜恩没有拒绝地递枪过去,只见助理祭司用燧发枪对准自己的头,毫不犹豫地开枪射击。

“砰!”

下一刻,助理祭司就用另一只手接住飞出的子弹。

“就这样的玩具,又怎么可能撼动超凡者的地位呢?那个邪教徒居然会被如此多的子弹重创,是不是你的能力导致的?”

拜恩点头承认,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地“诚恳”说道:

“我其实不仅仅是一名骑士,同时也拥有变化系的施法者天赋,当时就通过法术弱化对方的防御。”

“那你还真是万中无一的幸运儿。”

助理祭司听完解释只是呵呵一笑,不置可否,而是点了点头。

“那么就到这里吧,教会还有很多事情都需要我处理。”

老祭司困惑地抬头问道:“那么,助理祭司大人,关于教会对我的惩罚呢?”

“惩罚?为什么要给你惩罚?”

助理祭司听完老祭司的疑惑,面无表情地摇头,随后神色平静地说道:

“你只是一个风暴教会的边缘人,最终的事态早已经超出你的能力范围,既然罪魁祸首都没跑掉,我为什么要惩罚你?”

老祭司低下头长长地叹息一声,陷入深深地沉默和自责。

拜恩能感觉得到,眼前的这位助理祭司虽然说话不太在乎别人的想法,可为人似乎还不错。

离开教堂后,仆人环绕下的助理祭司眉头紧皱,觉得以后要更加地关注这座叫纳西尔的城镇。

那个深渊之子最终突然间被摧毁,很可能是某个君主级强者暗中出手。

所谓的神迹么?

呵,真是奇怪的说法,怎么想都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几大教会都极为清楚,数十年前诸神就已经愈发沉默,奥登大陆上的最后一条神谕甚至都来自于十年以前,怎么事到如今还会出现神迹呢?

——

几个月后,拜恩和玛格丽特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

那是一个女孩。

看起来就像是当年的克里斯,达伦一样,非常的柔弱娇小,全家人围绕在婴儿旁边,每个人都显得很开心。

拜恩早就和妻子讨论过孩子的名字,既然是女儿的话,就叫她莉莉安吧。

莉莉安,寓意是“与神的誓约”。

镇上的人们纷纷来祝贺,因为主持重建工作,费歇尔家族的声望又提升一个台阶,足足有数百名镇民送来礼物。

很多送礼的人甚至是因为灾难无家可归者,拿出自己所剩无几珍藏之物,希望能够报答费歇尔家族。

夜晚,胖乎乎的小达伦咬住手指,看向摇篮里的妹妹仿佛有些出神,随后他露出笑容来,拿了一颗藏匿起来的糖果递过去。

“吃糖,吃糖!妹妹吃糖!”

小婴儿的手下意识地抓紧糖果,丝毫不清楚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