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密教家族到神国王朝 第七十五章 坏血

作者:冰镇可乐猫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4-04-14 18:08:46

卡尔一直默默地观察着战斗情况,他希望费歇尔家族能有所成长,一直都没有随意给予什么提醒。

毕竟每一次提醒可都是要消耗灵性力量的,而且施予他人恩泽若是过于频繁,久了就会显得极为廉价。

如今他终于充分感知到了,那个邪教徒携带着的神秘奇物在闪烁灵性波动!

就是它!

“坏血”,瑰宝级奇物。

它的外形是猩红血液构筑的一颗美丽娇艳的宝石,宛如绝美的血色玫瑰。

使用者随身携带它后将在重伤时自动激活超凡效果,它能够极大幅度强化身体素质足足几分钟时间,相当于抵达接近变质中位的强度。

几乎所有人都察觉到异样,感觉到强烈的气势汹涌攀升,面具人颤抖的身体即将爆发出惊人力量!

“射击!”

一直不敢上前的治安官大喊着,依然不敢随意地冲上去。

最遵守骑士精神的两人可就要死了,他一个原点下位的血脉骑士自觉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砰砰砰砰砰砰砰!”

许多人已经填装完二次子弹,众多燧发枪接连射击,打在浑身鲜血淋漓的黑袍面具人身上。

然而,极为令众人惊愕的情况出现!

本来黑袍面具人的躯体因为“速写”的效果而变得脆弱,可是通过“坏血”的超凡效果又重新提升上一个高度。

那些密集的燧发枪子弹虽然不断造成新的擦伤,让他强悍的肉体血流不止,可却始终无法真正致命!

他的那身黑袍染上大量自己和他人的血迹,已经几乎犹如一件血红长袍,看起来极为可怖。

“啊!”

面具下突然发出犹如野兽般的嘶吼,黑袍面具人感受到身体里的一颗子弹中蕴含黑色光芒,居然在逐渐侵蚀吞噬躯体最深处的灵魂。

那究竟是什么?

他疯狂地冲向众人,歇斯底里地展开杀戮,只是随手一挥,几個离得近的卫兵就像是泥块般被打得粉碎。

“快跑啊!”

“怪物!”

本来就开始逃跑的卫兵们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伤亡率已经抵达极限,最后一次集火也没杀死敌人,士气是彻底崩溃了。

敌人爆发出的惊人力量根本难以抗衡,拜恩想都没想转头就跑。

众多超凡者也都权衡利弊四散奔逃,跑得慢的倒霉蛋直接被黑袍面具人杀死,整个码头的人都被追杀的万分恐惧。

“跳海!快跳海!跳海啊!”

拜恩灵机一动地大声喊道。

他看得出来重伤暴怒的黑袍面具人几乎失去理智,肯定会优先攻击岸上的人,而不是在漆黑的海水里费力地展开攻击。

费歇尔家族的众人连忙跳海,很多人也都跳到海里去,拼命地朝着远处游去,想要避开那头怪物的追杀。

东海岸人都会游泳,拜恩和艾琳还有费歇尔家族的护卫们在水里躲了很久。

他们再冒头的时候就听到不断传来的哀嚎声,哭喊声,码头上到处都是尸体,而受伤者也根本不计其数。

“他死了!”

拜恩很快观察到跪在地上,浑身染血的黑袍面具人,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他从水里爬上来后又对着敌人开了一枪,看到尸体应声倒下,确认黑袍面具人已经完全死透,才真的放松下来。

他疲软地坐在地上大口喘息,整个人都浑身无力了,手指都抬不起来。

“真正的超凡者居然这么强大么,还仅仅只是变质下位而已,书里说从变质开始每个小层级的差距都很明显,力量更强的超凡者就算是军队也无法抗衡吧?”

拜恩彻底理解了,原来第二层次的超凡者真的是存在质变的一个层次。

“怪物”一样的邪教徒最后的疯狂只有短暂地不到三分钟,接近变质中位的力量却有极大的压迫力,给在场所有人内心深处都烙印上强烈的恐惧。

拜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看向陷入沉默的老祭司。

作为领头者的老祭司对于战场的判断有误,是这场死伤惨重的屠杀的主要负责人,他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对风暴教会的边缘人期许过高了。

当然那突如其来的大风也是极为重要的节点,他是真不明白,为什么威严的风暴主宰没办法控制海风?

“说到底,如果不是我的‘速写’让邪教徒迅速累计了伤势,后果不堪设想,只凭借剩下的那些人进行围杀,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方杀死很多人后拼命逃走。”

从水里爬出的艾琳看了眼刚刚救治的凡尔家族的儿子。

发现他虽然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可是脖颈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不会再影响正常的呼吸。

“他活下来了。”

但很快大家就发现凡尔家族的老骑士已经死了。

那一击贯穿心脏后,艾琳为求活命跳到水里,而他也很快便难以瞑目的死去。

为了儿子报仇的父亲却先一步死去,等到被救活的儿子苏醒过来,不知道又是什么想法。

艾琳毫不犹豫地走向黑袍面具人浑身上下沾满血液的尸体,摸索出猩红玫瑰般的绚丽宝石,揣进自己的怀里。

“你在干什么?”

银裔埃米尔走了上来,他捂着刚刚被艾萨克夫人刺杀的大腿,充满困惑和贪婪地看向艾琳。

“费歇尔家族的女人,你是不是藏了什么?”

艾琳起身冷冷地回应道:“没有,我只是检查他是不是彻底死去了。”

埃米尔还想争辩,却看到拜恩和阿伦都站在艾琳身边,三人共同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沉默地凝视着自己一人,顿时彻底说不出话来。

某种强烈的恐惧感突然涌上心头,他微微吞咽口水,马上就去找到满脸疲惫神色的老祭司。

埃米尔表示自己无力再战斗和搜索艾萨克夫人,要先回去了。

“回去吧。”

老祭司也知道自己的指挥能力不足,再加上该死的天气原因,导致围杀邪教徒的护卫死伤惨重,甚至死了一名骑士。

可恶,天气原因居然还是风暴主宰本应掌控的风!

他还记得十几年前,东海岸的海风是相对稳定的,因为风暴主宰的伟大力量人们都能够安居乐业。

不知为何,最近十几年里不仅海上环境变得恶劣,风暴教会内部也时常出现争执和变动。

老祭司见过风暴教会的高层们,他们都变得满脸忧虑神色,却根本不肯说明具体的原因。

而且,听说其他各大教会都不约而同地陷入剧烈的混乱和内斗中。

他隐约觉得有某种极为可怕,甚至会让整个世界剧变的事情发生了,将会对所有生灵的未来造成难以想象的影响。

拜恩冰冷地凝视埃米尔带着他的那些人离开,很好,今夜终于到了和他们算账的时候。

他随后确认那个被艾琳杀死的人就是艾萨克夫人的弟弟,终于点了一下头。

他和镇长还有老祭司讨论了一下,镇长和治安官负责留下救治伤员,其余的超凡者带着卫兵和护卫搜索艾萨克夫人的踪迹,不能放她逃离纳西尔。

安迪斯镇长问道:“嗯,救治伤员的话,艾琳女士不留下来么?”

艾琳摇摇头,继续说道:“抓捕击杀艾萨克夫人的过程中,也有可能出现重伤者,我必须跟着他们一起。”

安迪斯镇长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随后看向费歇尔家族的人们离开,陷入深深地沉默。

他忍不住偷偷瞄向凡尔家族年轻骑士的脖颈,上面就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上任纳西尔镇长后,安迪斯镇长早就听说过艾琳拥有的治愈力量,本来以为是一位原点上位的治愈类型施法者,最近却越来越绝对不对劲。

因为治疗效果未免也太强大了,而艾琳本人明显又不可能是变质层次的超凡者,这点很奇怪。

镇民们没有见过其他的治愈类型施法者,根本不会怀疑这件事情,但出身于霍文家族的安迪斯却见过别的治愈类超凡者,知道里面存在着古怪。

他默默记住这件事情,没有追上去把疑惑问出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