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密教家族到神国王朝 第二十七章 夜谈

作者:冰镇可乐猫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4-04-14 19:02:10

众人收拾残局后疲惫不堪,运送体型庞大的熊身和三具尸体也需要板车,卢修斯命令两名护卫先行回去再多叫几个人来,其余人暂时留守在丛林,最后扎营一夜。

不知为何,拜恩内心深处还是渴望再见到那个绝美的精灵。

他半夜时分再度坐起来,感到有些困意却始终睡不着。

“拜恩。”

深沉的声音从附近响起,拜恩发现父亲卢修斯正在守夜,双手环胸,神色疲惫地凝视着他。

卢修斯在那场战斗后就一直在不断思索,当时突兀出现的自私想法隐藏于内心最深处,总是过意不去。

拜恩是自己血脉相连唯一的儿子。

可我真的会愿意为他而死么?

口口声声血脉相连的亲人最重要,可是关键时刻内心深处的自私卑劣还是会涌上来,卢修斯摇了摇头。

拜恩敏锐地察觉到父亲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具体的原因。

“父亲,你怎么了?”他询问道。

卢修斯平静地看着拜恩,突然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长大成人,甚至比年轻时的自己更英俊帅气,就像是一位真正高贵的贵公子。

而自己呢,已经无可奈何地有一些苍老痕迹了。

衰老,以前是卢修斯从未想过的一个词汇,突然间跃上他的心头根本挥之不去。

他极为缓慢开口道:“有些过去的事情想和你说说,从来没有告诉过你的那些过去。”

“好,好的。”

起身的拜恩内心有点激动,其实他一直对于父亲的过去不是很了解。

出生后的拜恩就只在母亲的单独抚养下长大,母亲是一位著名画家的女儿,很有绘画天赋,可是那个家族不认为女性能成为画家,所以母亲始终不能系统学习绘画。

一直以来她都将成为画家的希望寄托在拜恩的身上,可就在拜恩学习绘画的第二年,恐怖的瘟疫来袭,整座城市的一半人都死在这场持续数月的可怖瘟疫里。

母亲死后,他来了。

那个自称是他的父亲的男人,母亲很少提起他,语气里却总是有着崇拜。

瘟疫里活下来却体弱多病的拜恩迷茫地跟随着卢修斯离开,在漫无目的又漫长的旅行途中,不断观察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他看似慵懒实则勇敢又机智,能够机敏地应对任何突发情况,眼神和言语里充满能够带领他人不断前进的自信和魅力。

父亲或许不是诗集里的大英雄,可拜恩真的很崇拜他,也越来越会下意识地学习这个眯眼睛微笑的危险男人。

夜色中的篝火劈啪作响,两人来到营地的边缘。

那个四十多岁面容坚毅的老男人坐在石头上望向黑暗夜色沉默许久,就仿佛在凝视内心深处,终于缓缓开口说道:

“我早就忘记了你母亲的名字,其实在离开那里不久后就不记得了,毕竟我和她只相处了一个月的时间。”

什么?

拜恩神色愕然!

“我们的佣兵团曾经在你小时候的城市里逗留过一个月,我在那里偶然遇到你的母亲,或许是因为我身上那种危险的气质对安逸之人而言很致命,她很快就坠入爱河。”

拜恩低着头,卢修斯面无表情地继续说了下去。

“我是在一个颇有名气的佣兵团里长大的,那些老佣兵们就像是我的家人一样,我从未想过离开佣兵团,而是想在那里死去。”

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佣兵团,那为什么还会回来找自己和母亲,敏锐的拜恩内心深处不禁困惑。

莫名的,拜恩有点希望父亲不要再继续讲下去。

卢修斯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

“曾经的我很喜欢赌博,而且更加喜欢作弊,经常会用作弊的手法来赢钱,直到有一次我遇见了一个很有钱的家伙。”

那是一个身穿黑袍的黄色眼睛老人,双瞳就像是蛇瞳般令人毛骨悚然。

“他在赌桌上冷笑着凝视我,仿佛能看穿我作弊的手法一样,可实际上却又输给我一次又一次,刚开始的我还志得意满高兴极了。”

“可随着赢钱越来越多,从未赢过那么多金钱的我,下意识地感到恐惧了。”

“于是我找借口离开赌场,回到佣兵团后就再也没去过那里,等到几天后就将这件事情完全忘到脑后。”

说着说着,卢修斯渐渐地彻底陷入回忆之中。

当时,他下意识地就感觉到黑袍老人身上的不安气息,匆忙找借口离开赌场,回到佣兵团的前几天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们的队伍照常在野外行进,一切就像是平时那样正常。

直到有天早上,他刚刚早起就从帐篷里突兀地感受到可怖的恶意。

那是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死亡气息,令人躯体不自觉地紧张!

卢修斯极为警惕,小心翼翼地来到帐篷的外面。

他的肌肉瞬间紧绷,无比恐惧目睹周围的所有人都被石化的诡异场景,佣兵团的每一个人都在茫然神色中变成一具具栩栩如生的石雕!

那个黑袍老人终于来了!

他只是第一眼就认出对方的眼神,虽然“黑袍老人”如今展现出的真实形体其实是一头长达近百米的黑色巨龙,可那双黄色蛇瞳完全没有变化!

它说:“再来赌吧,你只需要赢我一把,就算彻底赢了,我会放过所有人。”

它冷笑道:“要么是自己的内脏,要么是佣兵团的那些人,你可以自选筹码。”

强大的可怖龙威之下卢修斯极为害怕,心跳开始加快,汗水从额头滂沱而下,手掌潮湿,仿佛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面,让他无法畅通地呼吸。

必须要做出抉择,可是看到黑色巨龙的冰冷嘲弄眼神时,他的心就瞬间如坠冰窖,下意识地就知道想要赢下赌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自己根本还不想死啊!无论如何,我都不想死啊!

卢修斯非常艰难,不断颤抖地将心底最深处的话说了出来。

“他们,他们当筹码。”

说出后的瞬间,他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窃喜和解脱感。

但卢修斯还是下意识地想,自己一生中和人打赌几乎未曾遇到对手,未必就绝对会输得一塌糊涂,接下来的赌局一定要尽可能地赢下。

它猛然大笑!

“好!”

接下来持续了一天一夜的赌局里,涉及种种前所未见的玩法,卢修斯即使是使出浑身解数甚至尝试作弊,却总是无法赢下来哪怕一局,大部分赌局甚至以普通人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完成,最后的结果几乎是一边倒的。

而且不知为何漆黑巨龙的运气总是极好,就算卢修斯稍微侥幸占据上风,最后也每次都被对方翻盘。

恐惧,无力,绝望,疯狂,幽深如海的负面情绪涌入脑海,卢修斯颤抖着,跪在地上聆听雕塑不断破碎的声音。

伴随着佣兵团里人们化成的雕塑一个个破碎,他最终得知一件可怕的事情。

“你的筹码用完了,虫子,再见了……不,再也不见了。”

漆黑巨龙的声音极为冰冷且没有丝毫的感情,甚至懒得再做嘲弄,随后它无比高傲地翱翔飞走,留下卢修斯一个人独自崩溃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营地边缘的卢修斯的思绪从回忆中逐渐走出,语气平静地继续说下去。

“当时的我彻底陷入绝望,几乎一切都被突然间夺走了,浑浑噩噩了不知道多久。”

巨龙是神秘生物里也是极为少见的一种强大存在,父亲口中讲述的内容根本匪夷所思,拜恩目瞪口呆地听到此处。

卢修斯的眼神中某种情绪逐渐波动起来,呼吸也变得逐渐急促。

“从那以后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再赌博,真正要说的话,恐怕就只有主动来寻找失落之主的这步棋算是赌博吧,而且还是一次最为重要的豪赌。”

他眼神里充满愤恨和恶意,咬牙发出的声音沙哑到几乎歇斯底里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作为普通人的我是不可能赢的,那个黑色老蜥蜴的很多赌局必须有足够强大的超凡力量才能完成,终有一天!终有一天等我变得足够强大,我要再次找到它!”

“我绝对要赢下它!然后杀死它!亲手剥掉它的皮!”

拜恩凝视坐在身旁神色狰狞,完全失去慵懒气质的父亲,几乎像是不曾真正认识的人,

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极为艰难地问了出来:

“如果佣兵团的人们都没有死,你还会回来找我们么?”

“我当然……”

卢修斯的神情怔了一下,想要回答“我当然会”,最后却不知为何没能将句子完整说出口,他极为少见的在和人交流时出现短暂不知所措。

拜恩已经明白了,于是很平静地沉默起身走到营地的另一边。

他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只是意识到一个客观的事情。

母亲在父亲的心里根本就不重要,而自己的存在也只不过是他的一个情感上的,替代品。

如果是几年前的拜恩可能会很崩溃,觉得完全难以接受,甚至大哭,可已成年的他只是感到一种发自内心最深处挥之不去的难受。

卢修斯微微挪动脚尖,想要站起来用一贯的语言技巧娴熟地安慰拜恩。

他最终却没能站起身,只是眼神深邃地静静看向营地篝火外的丛林。

那完全漆黑没有丝毫光芒仿佛能吞噬一切希望的黑暗丛林,几乎任何的理性温良都会被夜色里的疯狂冰冷扼杀,篝火旁的人们正如费歇尔家族的成员们,绝不要随意踏入那静谧的良夜。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