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霍文男爵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整个人从内而外地散发出一种严肃且不容拒绝的气息。

“关于这件影响极为恶劣的可怕事件的整个始末,我都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正好和大家说一下。”

他说完便召集参加宴会的众人,平静地解释道:

“那晚夜里发生的惨剧令人不寒而栗,我回来后第一时间仔细调查过,整个事情的始末是这样的。”

大家都默不作声,只等待霍文男爵继续说下去,任谁都知道他宣布的“调查结果”会成为不能推翻的“事实”。

“首先是有一名镇长家的卑劣仆人,勾结丛林土著们,绑架走镇长的孙女,镇长心急如焚调动所有的巡逻队成员到丛林里搜救孙女。”

艾琳和卢修斯只是听到这里,基本上已明白霍文男爵对于处理镇长的具体想法。

霍文男爵继续说了下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治安官带着巡逻队离开,那名仆人就在夜里打开镇门,最终导致可怕的惨剧发生。”

“巡逻队已经将那个仆人逮捕,再过几天我就会亲自审判他,那些丛林土著们实在是太过可恶,镇长也失去了自己的孙女,悲痛无比。”

“他愿意拿出一半的财产资助我们讨伐丛林土著们,相信能用那些邪恶之人的血来告慰斯亚特人的亡魂。”

他顿了一下,看向每一个人的眼睛平静地问道:

“纳西尔镇的各位,你们对于这样的调查结果和处理方案还满意么?”

大家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突然听到“啪啪”的掌声猛地在宴会厅响起。

原来是费歇尔家的卢修斯,他居然微笑着鼓起掌来,大声说道:

“不愧是霍文男爵大人,处理极为得当,费歇尔家族非常满意!”

众人纷纷跟着表态,都觉得男爵大人说得每句话都很有道理,没有丝毫不满意。

艾琳一声不吭地观察着众人,她知道镇长和男爵间有亲戚关系,却还是曾经抱有一丝不大的希望。

毕竟纳西尔镇一夜之间足足死了五十多人。

很多人都是她认识的邻居,有对卖鸡蛋为生的母女俩人都死了,她曾经为那个母亲治疗过病痛,女儿从此以后每周都会笑着送给费歇尔家一篮子鸡蛋。

连续吃了半年多,艾琳几人实在是吃不动鸡蛋了,又抹不开面子不要,就将它们都悄悄发给家族里的仆人。

明面上她还和费歇尔家的成员们串通好,告诉母女俩鸡蛋是几个费歇尔家的家族成员们自己吃的。

他们伪装得很辛苦,然而以后是再也不用假装了。

早上艾琳路过那里见到母女俩每天早起喂养的鸡被烧死了一些,还有一些灾后跑回的鸡在原地默默打转,依旧等待着主人们的喂食。

此时此刻,周遭一片赞美声不绝于耳。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肩膀却被卢修斯厚实有力的大手按住。

卢修斯脸上洋溢着夸张的笑容,他就像是遇到非常高兴的事情,从内心深处涌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之情。

艾琳终于默默点头,看着霍文男爵严肃的脸上重新泛起优雅微笑。

“而你,卢修斯·费歇尔,费歇尔家族的战士,我的朋友,你才是我们真正的英雄!”

“我决定以个人的名义给予你微不足道的嘉奖,务必收下吧,一切都是为了斯亚特人的荣耀!”

宴会结束后,纳西尔的各家族都送来金钱和物资,也有直接出人的。

费歇尔家族出资十枚金币,不出任何人力,而他们得到的男爵嘉奖则是一份“金属系低级骑士传承”。

拥有金属系血脉的人,能够通过修炼这份骑士传承进阶为第一层次的超凡者,里面还有配套的防御战技“全铠”。

低阶骑士传承的价值,大概就在十五个金币左右,一来一回相当于费歇尔家族还赚了五个金币。

艾琳当然很清楚,实际上那份低阶骑士传承是霍文男爵的一点补偿。

毕竟,那天夜里费希尔家族的境况最为危险,甚至还不幸地死了两个护卫。

等到其他人都走了,宴会厅里只留下霍文男爵和镇长。

霍文男爵脸上的微笑完全不知所踪,坐在椅子上许久不说话,镇长低着头站在旁边,一动都不敢动。

“死了五十多个人,你胆子真大,要不是你是我的远亲,今天就把你送去纳西尔的牢里。”

霍文男爵的神色极为冰冷难看,镇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内心深处却根本不以为然。

自己和东海岸最大的海商是友人,负责帮忙倾销商品,每年上供的金钱占据霍文男爵花销的三分之一。

要是真的杀了我,岂不就是等于砍掉霍文男爵的一条腿?

他根本不可能让自己就这样死掉,却还是要趁火打劫拿走半数的财产,简直比那些丛林土著更可恶。

镇长的脸部微微抽动,还是毕恭毕敬地低头说道:

“男爵大人,我再也不敢了,实在是感谢您的救助!从今往后我一定会更忠心地为霍文家族效力!”

——

三个月后,一直拖到春天到来,霍文男爵的伯父,东海岸总督才调来一个斯亚特王国的步兵团。

斯亚特王国近些年仿照洛恩帝国对于军制加以改革,实行义务兵役制,建立国家统一常备军,将军队区分为常备军和后备军两个部分。

步兵团全员合计一千二百人,装备燧发枪,每周有两个野外训练日,每次都会提供七发射击的火药和实弹。

同时随军参战的超凡者有十五人,五名施法者和十名骑士,领军的霍文男爵本人和一名随军的风暴祭司是仅有的两个第二层级“变质”级超凡者。

整个血腥镇压持续了三个月左右,本来就只能偷生的丛林土著被不断杀戮,战局几乎是一边倒的局面。

直到丛林土著们献祭自身的血肉组织了一次极为可怖的伏击。

突然出现的神秘存在即是那位土著们口中的血腥之主,实力强大的血腥大魔终于现身,祂极为恐怖的力量顷刻间就带走三百多名士兵的生命。

总督极为震怒,说服东海岸的风暴主教亲自前往,却很快发现土著们已集体北迁,丛林再无敌人踪迹。

北方是邻国瑞亚的地界,斯亚特人和它有三十年的和平协议,不好再追下去对土著们赶尽杀绝。

这场不对等的战争最终以残存丛林土著们的彻底逃亡结束。

——

一天中午,纳西尔镇的阳光明媚。

艾琳和仆人在集市购买完节日要用的事物,准备回马车,她突然听见哭泣声,随即看到不远处的一队被绳索捆绑的丛林土著,大多数都是女人和儿童。

他们是这场战争中的战利品,在斯亚特士兵们的驱使下即将坐船被运往费因市,随后的命运就不得而知了。

年龄相仿的土著女孩跪在地上哭泣,士兵挥舞鞭子狠狠鞭打着她裸露的后背,周围的镇民纷纷叫好。

艾琳内心深处本能地有一些不舒服。

她突然回想起送鸡蛋女孩的笑脸,如果费歇尔家族没有获得伟大的失落之主的力量,那晚夜里死去的就会是他们。

就像是拜恩说的那样,自己最关注的仅仅只有神和家人,多余的怜悯最多只能给到那些具有情谊的熟人而非敌人们。

她根本不能再有更多的同情心,因为那样早晚会祸害到费歇尔家族。

“怎么了,艾琳小姐?”马车夫询问道。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