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三个丛林土著很有战斗意识,手持斧头,协同着靠近卢修斯,紧盯着这个男人手中做工精良的剑刃。

卢修斯撇了下头,极为慵懒,颇为不屑地说道:

“丛林里的土狗们,你们听得懂我们斯亚特人的语言吧?”

“告诉我一些关于鲜血教团的情报怎么样,据我所知你们的人遍布东海岸,多达成千上万,只是七零八落地从未统一过。”

他尝试沟通却没有人回答,三个丛林土著的眼神里只有炽热迫切的仇恨。

“嘛,不想沟通那就算了。”

话音刚落,卢修斯的身体突然窜出去,明明身穿钢铁胸甲,移动速度却快得极为惊人。

他向来最喜欢在“对话阶段”直接发起攻击。

突刺,简单又很实用的一招。

卢修斯的身体素质超乎常人范畴,三个丛林土著眼前一花,就见到其中一人已经被长剑贯穿胸口。

“啊啊啊啊啊啊!”

反应过来的另外两个丛林土著愤怒至极地高举斧头,几乎同步朝卢修斯杀过来。

卢修斯猛然抽出染上鲜血的长剑,双腿发力后跳蹦出足足几米远,非常轻松地躲过夹击。

两个丛林土著懵了片刻,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和一只灵活的黑猫捉迷藏,旋即感觉到恐惧涌出。

那个男人莫非是一名超凡者?

“哈!”

卢修斯再度冲上来挥剑,巨力配合锋利剑刃将颈骨粗暴砸断粉碎,一颗属于丛林土著的脑袋倒飞出去。

最后一个丛林土著转身还想跑,就被剑锋砸断大腿腿骨,哀嚎着倒在地上翻滚挣扎起来。

整个战斗过程不到十秒钟,卢修斯忍不住笑着感慨道:“如果是半年前,恐怕真的会是一场恶战吧。”

他的五感,力量,速度,反应,灵活性,甚至武器装备都全方位提升,今时不同往日了。

甚至连防护符文的力量都没用上,就轻松结束战斗。

同时。

卡尔的意识默默地观察一切,他附身于卢修斯的躯体上,想进一步地知道费歇尔家族仅有的成年男人接下来会怎么做。

卢修斯表面上人畜无害,甚至让很多人觉得他人还怪好的,实际上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

“喂,不要试图逃跑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你。”

卢修斯微笑着蹲在痛苦哀嚎的丛林土著身旁,语气里充斥着最原始的浓浓恶意。

周遭的气氛仿佛冰冷凝固,丛林土著浑身颤栗,猛然意识到眼前的男人身上流淌着邪恶的血液!

他脸上简直是恶魔一般的笑容!

纳西尔镇贫穷的东城区,棚户木屋里的年轻酒贩蹲在家里,等待消息,眉头紧皱,不断踱步。

上周那些丛林土著突然找到他,希望能提供关于费歇尔家族的消息。

酒贩当场就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丛林土著们,甚至愤怒地出言威胁要去找纳西尔城镇里的巡逻队,半年的相处里卢修斯一直很大方,对他关照有加,甚至帮他摆平过盗贼团伙的两次骚扰。

他不能就这样背叛。

可惜,丛林土著们的许诺里加了更多的筹码,也凶狠地拿出武器。

酒贩终于意识到自己无法拒绝,本来他只想提供部分关于费歇尔家族的消息,不牵扯过多双方的事情。

然而他却惊愕地得知只要骗卢修斯来到港口的指定地点,就能得到一枚金币的酬劳!

他来回踱步自言自语道:“定金,现在拿到手的就只有五枚银币的定金,我的金币,金币啊!”

“你的金币么?”

年轻酒贩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整个人顷刻间如坠冰窟,想要逃跑却手脚都发软了。

“你怎么了,不要害怕,我们毕竟是朋友嘛。”

卢修斯突然笑着出现,仿佛提小动物一样将他抓住拖出屋外。

年轻酒贩刚想大吼救命,却突然听到恶狠狠的恐吓威胁。

“别喊,否则你和你弟弟都死定了!”

周围的邻居看到身穿铠甲手持剑刃的老佣兵,也都纷纷绕开,根本没有人会来帮忙。

没有任何办法脱身,年轻酒贩瘫软地被卢修斯带走。

“说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你说的话和他的对不上,那就也要死。”

隐蔽的小巷子里,年轻酒贩见到被拷问后杀死的丛林土著的尸体,瞬间浑身上下的血管都几乎冻结。

他极度恐惧地大喊道:“我全都会说的!我说完了后您可以放过我么?求求你放我走吧!我家里还有一个弟弟!”

卢修斯平静点头,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且郑重地说道:“当然,我会放了你的,因为我内心深处依然还是把你当朋友!”

“我从不会违背承诺,放心吧!”

年轻酒贩呆了半晌,忏悔地流出眼泪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真心实意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悔恨。

卢修斯越听越是皱眉头,丛林土著几乎已经锁定当初事件的责任对象,而且他们似乎对费歇尔家族的近况了解很多。

按照那个被拷问的丛林土著的说法,好像鲜血教团内部不和的几个祭司已经达成协议,谁能复仇费歇尔家族,就能得到那个老祭司的地盘资源。

费歇尔家族彻底地被盯上,毫无疑问是极为糟糕的事实。

年轻酒贩的情绪放松了一些,勉为其难地笑道:“我都说完了,卢修斯你放我走吧,我家里还有弟弟,过几天我绝对会补偿你的。”

“好的。”

年轻酒贩露出笑容的瞬间,卢修斯面无表情地点头,迅速挥剑砸向他的脑袋,鲜红血液和白色脑浆立刻飞溅向四周的墙壁上。

叛徒甚至比敌人更可恨,背叛者必须杀死,若是酒贩不死掉而且让事情传出去,以后任谁都会敢背叛费歇尔家族的成员!

搜刮和处理完尸体后,卢修斯神色阴晴不定,又立即来到年轻酒贩的家里,沉默不语地坐在一张椅子上。

直到黄昏时分,那个酒贩的弟弟抱着一堆野果回到家里,少年看起来平平无奇,年纪只比卢修斯的儿子大几岁。

“你是什么人?”

刚从外面采集野果回来的少年愣住,家里沉默等待的男人不是哥哥,而是一个从不认识的陌生人。

阴影中的卢修斯极为平静地坐在椅子上,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有人看到自己将酒贩从这里带走,卢修斯很清楚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即使看似不会有危险的人也必须警惕。

就算是超凡者,也会有死于凡人阴谋之下的情况,他知道要如何将所谓的恨意连锁提前断绝,于是露出令人信赖的笑容。

“你的兄长在找你,他那边要搬的货物太多了,让我带你过去帮忙一下。”

少年将信将疑,还是点了一下头。

“嗯,好的。”

卢修斯从屋内将少年带走,随后两人都再也没有回来。

夜色渐渐来临,纳西尔城镇的酒馆里响起水手们的喧哗声音。

纳西尔城镇的巡逻队由当地的治安官率领,治安官本人是霍文男爵家族的一员,负责维持城镇最基本的治安。

处理完尸体后,卢修斯立即来到纳西尔城镇的市政厅,找到巡逻队成员们的部门,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枚银币递向巡逻队的成员。

“嘛,几位辛苦了,我是费歇尔家族的卢修斯,从酒商那里拿到一些美酒,想要和治安官大人分享。”

他倒是不怕事情传开,杀死勾结邪教团体的人本就符合斯亚特王国和各大正神教会的法理,但是卢修斯很清楚就算合法合理,适当的打点也依然很有必要。

巡逻队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地看向他,那个男人微笑的脸上还沾着血迹。

“大家不要都那么严肃嘛。”

领头的那个巡逻队成员还是点头,吞咽口水伸手握住卢修斯拿着银币的手,也露出笑容道:

“卢修斯先生,治安官大人绝对会对你说的美酒感兴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