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大魏芳华 第九百一十八章 猎人眼睛

作者:西风紧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4-04-14 18:28:23

漫长的一夜过去,天空已经泛白,晨光渐渐浸入大地。

此时拓跋鲜卑的大汗营地中,人们才刚刚搞清楚昨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个女人疯狂的咒骂声响起,她的声音几乎变成了尖叫、刺耳异常,“该死的凶手,我要把你抽筋扒皮,让苍天日月之神诅咒你,死后变成恶鬼,忍受一万年的痛苦折磨!我要杀光你们的父母妻儿,跺成肉泥混入牛粪燃烧!”

这个女人就是大汗的妃子楼库氏、悉鹿的生母,她深邃的眼睛此时都红了,滔天恨意几乎笼罩在整个大帐。

楼库氏的大人自称是北匈奴人后裔,但长得一点都不像匈奴人、倒是跟西边的康居人面相挺像,据说是与康居通婚的缘故:楼库氏在康居人里倒算是很漂亮的模样。不过如今剩下的北匈奴人,本来就已合到了各个部族之中。

大汗力微有好几个儿子,但楼库氏只有一个儿子!无怪乎楼库氏如此愤怒。

力微的结发妻是窦氏,窦氏是|没鹿回部|大人窦宾之女;楼库氏以前只是个小妾。

拓跋力微早年投靠窦宾,因功深得窦宾欣赏、娶了其女窦氏;后来时机成熟,力微便毫不犹豫地斩杀了结发妻,引誘窦家兄弟前来拿下,又在小妾楼库氏的建议下、将窦家老小全部虐杀,遂成功吞并窦氏部属数万骑。

后来这个楼库氏才变成正妻;楼库氏不仅貌美,主要是出身天山附近的部落、又自称是匈奴后裔,这也是她得宠的原因。

力微的生母传说是匈奴天女,生育力微之后、便回到了天上。力微在传说中的山地附近,见到了楼库氏、又听说是匈奴人后裔,自然是爱不释手。

就在这时,一个黑乎乎的魁梧大汉率众,一起走进了大帐。黑大汉正是拓跋力微!

他与别的鲜卑人长得都不一样,除了花白的卷发,主要是皮肤黝黑、生得虎头虎脑;样子最像力微的儿子,正是死掉的悉鹿。

力微凶狠的眼睛里带着漠然,他的神情冷冷的、隐藏着怒气,不过反应没有楼库氏那么大。

楼库氏见到力微进来,立刻上前抱住力微的胳膊,哭道:“大汗,大汗一定要为吾儿报仇阿,悉鹿可是大汗最喜欢的儿子!”

她不仅声音都有点嘶哑了,搂着力微的手臂也在顫抖!以前观赏奸婬虐杀窦氏全族之时,她还看得津津有味,不想听到自己的儿子死掉、会如此心痛!

力微点头道:“我们正要商议此事,爱妃先去准备悉鹿的后事,等尸身带回来、好好安葬。”

“我听说悉鹿的头颅也被取走了……”楼库氏说到这里已是泪流满面,接着咬着牙齿,眼睛里露出了狠毒的光芒。

她的情绪再次失控,尖声道:“一定要抓住那些凶手,往他们的伤口涂上臭泥,使虫子啃食他们的血肉。再活剥了他们的皮,用他们的油脂点灯!有没有受伤没逃走的人,同样要如此对待,不能叫他们死得太快、否则太仁慈了!”

力微面不改色,不过语气还比较镇定:“没跑掉的几个人,昨夜已被乱刀砍死。”

楼库氏听到这里,恨意难消,又说道:“还有那些该死的羌人奴才,吃里扒外,死有余辜,应该让所有鸟吾羌部的人、为吾儿陪葬!攻破鸟吾羌部之后,女的都该奸婬至死,男的全部挖心,除了人,牛羊都要全部杀死!还有那些晋朝的汉人,抓住之后都要虐待到死,再让巫师降下诅咒。”

这时一个大将忍不住说道:“那样就不能与晋人互市了。”

楼库氏正要说话,力微却摆手道:“爱妃先下去吧,本汗自有定夺。”

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弯腰离开了大帐。

众人纷纷坐下,力微坐到上位,先拿出了一张帛展开,看了一会画在帛上的地图。他的手指在地图上缓缓移动,黝黑的手指、带着一股无形的腥膻之气,在版图上缓缓蔓延。

“啪”地一声,力微的手指在帛图上拍了一下,开口道:“就是这里!鹿群还能瞒过猎人的眼睛?”

他随即抬起头,环视各部的大人们道:“悉鹿的部众昨晚就追了出去,我们再派人尾随追击是不明智的。偏关山这里,晋使极可能走此路前往马邑城!”

立刻有人说道:“去偏关山要再渡大河,晋使会不会直接南下去西河郡离石(吕梁)?”

力微摇头道:“不会,路程太远了,沿路得不到可靠的补给,还可能被一些部族袭击。鸟吾羌人会给晋使们肉干奶酪,却不会给他们太多豆子小米。这个季节,马只吃草的话,走走停停需要不短的时间,晋使必定想尽快赶回去。”

大人们纷纷附和道:“大汗英明!”

这时一个老者以手按胸道:“大汗,除了有名的偏关山道路,南边还有一条路,可以去娄烦(神池县),路稍微远一些。”

“唔?”力微发出一个声音,再次看向布帛,但上面只有娄烦城、没有标记道路。他想了想,还是微微点头。

出主意的老者却又劝道:“不过晋朝人多地大,吾等派兵前往晋朝境内袭杀、如此欲置晋使于死地,只怕惹恼了晋朝皇帝,将会招来祸事。”

先前在汗妃面前提到互市的大将、名叫索头,是力微的心腹部将之一,索头摇了摇脑袋道:“那倒不用担心,只不过怕会影响互市。我们拓跋氏族强大,与距离洛阳近、不无关系,更容易通过交市得到一些稀缺物资,还能转卖。”

索头的言论,似乎还真的有些道理。北方强盛的部族一直在东移,跟中原王朝的重心东移几乎同步,兴许这不只是巧合。

力微皱眉道:“吾儿把晋使当客人,晋使却在主人家里行凶,吾怎能因为影响了交市、便轻易放走凶手?那样的话,周围的部族还会敬畏我拓跋氏吗?”

众人又是一阵议论,一边说还一边点头。大汗说的是实话,草原上大家都有狼性,谁强谁有理,如果拓跋氏表现得太软弱、估计会招来别部的试探进攻,属于自寻麻烦。

汉地的文化在影响各部,但水土不服、千万不能全信!就像那个窦氏,因为西征遇到麻烦的时候、从力微这里得到了一匹坐骑,便认为是什么雪中送炭,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被汉人的讲究忽悠瘸了,最后果然死了全家。而力微灭了整个窦家,如今世人不还是认他为英雄?无他、实力强耳。

大伙的态度都差不多,老者却好像十分执拗:“但要是与以前汉朝的使节比起来,这些晋使倒不算过分。而且我听说,是悉鹿的人先对晋使不敬。”

力微已经有点生气了,他没有皱眉、面无表情,却仅凭目光、就露出了那种漠然狠辣的神情。

老者见状也是闪过一丝惧意,忙道:“仆只是认为,晋朝实力不弱,我们与晋朝为敌没什么好处。”

力微冷冷道:“汝没有说错,晋朝吞并了南方之后、地盘很大,目前我们拿晋朝没什么办法。但是他们要是蛮横不讲理,派兵出来寻衅,那只能是自讨苦吃!一个人的躯干很大,能打出去的、也只有一个拳头。”

众人听到这里又一阵吵闹,“大汗谋略无双阿!”“大汗有勇有谋,不仅武功无敌,而且心有哲理!”“汉人一直都守在雁门郡、句注山一带,连马邑城的人口都不多,这么多年也没见他们出来,不用危言耸听。”

索头也道:“晋朝皇帝刚登基没多久,吾便跟随使节去洛阳朝贺过。无论如何,我们依旧认他做皇帝,专程遣使朝贡。此事之后,大家化解了恩怨、继续交市最好,但晋人要是欺人太甚,定然叫他们有来无回!”

如此一说,大伙都附和起来,“晋人占了最好的地方、实力很强,可我们都朝贡了,一直相安无事,若他们还敢恼怒逞凶,必将遭到最残酷的报復!”

力微点点头道:“吾之亲子惨死,身首异处。吾为儿子报仇,殺光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凶手,此事便可以了结。等风波之后,我们再派人去洛阳朝贡,重新商谈。”

部将和大人们听到这里,一起弯腰道:“大汗英明!”

事情决定之后,力微便立刻派遣人马、前往大河东岸各处围追堵截。

因为要拦截的地方不只一处,偏关山那一带的地形又十分崎岖;所以在分散各路马队前往的同时,还要索头将军带上辎重、随后压阵。

安排好阻杀晋朝使团的事、力微又当场做出了决定:等回到盛乐,要重新安排一个大将、召集各部人马对付鸟吾羌人。不过因为悉鹿死了,聚集哪些人马、也要进行调整,所以原定进攻鸟吾羌的事、不得不延后挺长一段时间。

这时一个声音道:“大汗,昨日那晋使董勇、替晋朝皇帝带来了一句话,说是大汗越界了。”

力微愣了一下,随即又嗤之以鼻。什么越界不越界,那地方都是些羌胡人,不过是无关大雅的小事。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